资讯首页 >游记 > 资讯详细

肯尼亚,不“穷”的“非洲”

来源:范良君
作者: 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2-9-3 10:52:08
14629
次阅读

     每年的7月与8月是有火城之称的长沙最为炎热的时日,2012年8月初,我参加旅行团去了非洲的肯尼亚,行装里装了毛衣和棉毛衫,上飞机前,我对电话中与我通话的朋友说:我赤道避暑去啦!
     我是在临行前认真读了旅行社发给的《旅游须知》才得知肯尼亚8月的天气情况的,人们印象中的赤道应该是骄阳似火,酷热难熬,可位于热带季风区的肯尼亚,全年最高气温仅有摄氏26,加上7——9月正值雨季,早晨与夜晚的气温更低。来到这儿,我真的看到有肯尼亚人身着毛领小棉袄在路上走的!至于我自己,说来人们不会相信,有两个夜晚,我们一行中国大陆游客被分别安排入住两家野生动物保护区里的旅店,一家是所谓“帐篷旅店”, 一家是“仿树顶旅馆”——“仿”字,是我给加上的,以与上树时是伊丽莎白公主、还没下树就成了女王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曾经入住过的“树顶旅馆”区别,在这两家旅店里,我的大腿边的被子里一整夜都“偎”着一热水袋!这热水袋的外面有一细毛线编织的袋子包着,第二天一早起床,热水袋还暖暖的。
     如果说拿肯尼亚一早一晚的气候说事难以让人信服,白天、太阳当空的时候的肯尼亚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我们的旅游面包车先从首都内罗毕到马赛马拉,再从马赛马拉开往非洲的第二高峰的肯尼亚山,然后从另一条大道折回到内罗毕,途中两次经过赤道,且都是在中午时分。虽曰太阳当空,紫外线也并未人们所说的那么炙热、灼人。有照片为证:我在画有赤道标志的木牌前留影时,帽子就一直是抓在我手上的。白天虽有阳光,但风是凉凉的,一点也不让人感觉到炎热。绝不会像8月的长沙,站在室外,即使头顶没有太阳照射,身体前后都像有个热风机在你身上吹送热风似的!

虽曰太阳当空,紫外线也并未人们所说的那么炙热、灼人。我在画有赤道标志的木牌前留影时,帽子一直是抓在手上的。

     非洲不仅没有我印象里的那么炎热,似乎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穷穷。眼前的肯尼亚与我平日电视画面里见到的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的非洲大相径庭,这个以农牧业为主导的国家少有工厂,“面包车”在肯尼亚的原野转了六、七天,我还真没有看见一座烟囱,但也极少看见荒芜的土地。我在马赛马拉大草原里走了十多小时车程的路,眼前都是青幽幽的牧草,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不假,野生动物保护区范围外的草地与山坡也到处可见成群结队的牛与羊。它们虽难以与我们中国内蒙草原的“千军万马”同日而语,其单群的数量也多在百头以上,都有牧人跟着,牛羊们边吃边走,悠闲自在得很。这里似乎少有大江大河,但热带季风区的肯尼亚并不缺少雨水,这雨也不像我的地处内陆的长沙,干旱的时候十几、二十天滴雨不降,到了雨季,雨下起来两三天没有停歇,白天下,晚上也没有休息的意思。在肯尼亚的雨季里,下雨多在一早一晚。来到肯尼亚的第二天晚上我们就遇见下雨,噼里啪啦,雨点敲打得木板房直响,天亮打开门窗:红灿灿的朝阳把草叶、树叶上的水珠儿映红,顿时像有一千、一万只亮晶晶的眼睛在你眼前闪烁。

 

 

 

 

    远离野生动物保护区,肯尼亚的山山水水与我在欧洲、北美见到的好山好水也没有多大差别。我曾经为法国大平原所见到广阔无边的金黄色麦田放声讴歌过(见笔者《还愿欧罗巴》之:《法国农村那一望无际的庄稼地》),法国大平原上那景象而今在肯尼亚得以重现,那是在前往首都内罗毕方向行进的途中,车窗外的坡地里满眼尽是黄灿灿的小麦与玉米,同样是见不到在田间劳作的人,同样是放眼望不到边际。    
     

有棵六、七人才可合抱的大树,“高龄”不会小于500岁,身上缠满了似有年岁的藤条,长度数米的枝蔓从树上垂下像耄耋老人的长长胡须。


    面积50多万平方公里的肯尼亚土地上还有近十万平方公里茂密的森林,我所下榻的“仿树顶旅馆”就坐落在一古老的森林中。我们每个游客花30美元原本指望导游带我们进森林与野生动物“邂逅”,也许是让我们的游客大军吓得一个个溜走了,在将近两小时的观光时间里,野生动物没有见到几头,珍奇树木倒是看到不少。有棵六、七人才可合抱的大树“高龄”不会小于500岁,身上缠满了似有年岁的藤条,长度数米的枝蔓从树上垂下,像是耄耋老人的长长胡须。盛产于肯尼亚的黒木是众多树木中的珍品,这树木的树心呈黑色,质地坚实、很沉,即使是将一小段木放在水中,也会因木质密度高而沉到水下。黒木是制作木雕工艺品的优质材料,我曾在一木雕工艺品商店逗留了很长时间,对那儿的一件件黒木工艺品爱不释手,因害怕行李超重,最终仅买了件体积较小的黑木角马了事。
肯尼亚还有积雪常年不化的高山,那是号称非洲第二高峰的肯尼亚山,海拔5199米,且就坐落在赤道线上,距离首都内罗毕不到200公里。白天云遮雾绕,我们一行游客是在第二天清早在驶离“仿树顶旅馆”的路途中才得以瞧见肯尼亚山峰的倩影的:头披皎洁的轻纱,满“身”绿树葱茏,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当我得知肯尼亚山在1997年时被编入“世界遗产”名录,我对其的神往实在无法掩饰。肯尼亚山是东非大裂谷的一座死火山,山顶积雪常年不化,有15条冰川延伸至海拔4000米处。高山中部的密林面积有7万公顷之多!海拔2000米处多为人力维护、经营的种植园,火山岩发育的肥沃土壤尤其适于咖啡、剑麻、香蕉等的种植。而肯尼亚山的“山脚”则被一个个“国家公园”与“野生动物保护区”所围绕,我所下榻的“仿树顶旅馆”就坐落在肯尼亚山下的“肯尼亚山国家公园”内。了解到这一切,我心里说:肯尼亚山,肯尼亚人民的福山,一个天然的空气净化器和气温调节器,一个上天所赐的聚宝盆!
面对有山、有水、有森林、有草地、有良田的肯尼亚,我实在没有办法将其与一个“穷”字联系起来,但就几个我所认为的、作为一个现代化国家所必需具有的硬件设施的情况看,肯尼亚要比当今GDP第二、拥有高铁长度、高速公路长度、以及钢产量、煤产量、造船数多项世界第一、第二的中国大陆“穷”多了。我来肯尼亚头两天所去的马赛马拉,几百公里的土地上竟然看不见一根电线杆,通电据说在2012年以后方可考虑;在整个肯尼亚仅有两条高速公路,公路的修建是几年前的事,且都与中国大陆的工程公司有关,一些部族里普通百姓的窝棚比牲畜所住的牛棚、马厩强不到哪里。说到这里,我心里特别想说的是:拥有好山好水和好的天气条件的肯尼亚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们完全应该做得比现在好些,发展的步伐应该更快些!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与我过去一些写欧洲、北美的文字不一样,在那些文字里,我较多拿人家的长处比自己国家的短处,想从中找到差距,求得“自己”的进步。在肯尼亚,我很想说说自己祖国的“好”,该说“好”,说说又未尝不可?事实摆着的吧!
眼前的肯尼亚很像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中国大陆,后者也不乏好山好水,但那时的国民经济是不折不扣的“一穷二白”,连一颗铁钉、一盒火柴都要“进口”,铁钉名曰“洋钉”,火柴名曰“洋火”,西南、西北地区山民的居所丝毫不比今日肯尼亚某些部落村民的窝棚强。中国大陆综合国力的空前增强与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是发生在最近三、四十年间的事情,是什么力量让中国大陆有了后来的巨大变化呢?有“国际人士”用极其简要、明确的语言概括之:正确的政策与中国人民的勤劳。对此一说,我非常赞同。
何谓“正确的政策”?毋庸我在此多言,用“改革开放”四字概括,足矣。中国人的“勤劳”倒是我们许多“国人”许久许久没有议论的话题了,但这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最近一段时间里我的一些所见所闻让我对此感慨良多。我是6月去的以色列,一个地处非洲与亚洲交界地的“多事”的国家;再就是这次来肯尼亚,一个穿越赤道的非洲国家。我这两次旅行都在飞机遇见了来往于这两个国家的中国工人。一次是从以色列回北京,身旁坐的是一位家在浙江的青年农民,他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市的一处基建工地打工,三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回浙江老家探亲,与他同行的伙伴还有三位,小伙子一路话很多,有些兴奋,显然与他即将见到自己的亲人有关。八月这次从广州出发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我身旁坐的是位看相貌年近六十的男人,开始我以为他与我一样也是去肯尼亚旅游的,一问,他是中国大陆某水电工程公司里在非洲承建水电工程的一名普通工人,年龄还不到五十!老家在福建,这次是休每年40天的假期后返回工地。这位福建人所去的国家是肯尼亚的近邻。我问他,那儿苦吗?他答曰:还好!但比肯尼亚差点。又说,到了那儿,整天就是工作,没有什么大礼拜、小礼拜,早上七点钟不到就上了班,很忙,娱乐活动的时间也不多。难怪他那么显“老”——我心里想。
面对身边的这些远离亲人在异域打工的中国工人,我当时强烈感觉到的就是中国人民的勤劳。其实,除了以色列和肯尼亚,全世界五大洲的各个角落哪里没有中国工人的身影?就在笔者写作此文的时候,CCTV告诉我,仅地处北非的突尼斯这一个国家里就有26万中国大陆人在那儿务工、经商!说到这里,我们还有必要再回到中国大陆去计算郭台铭的众多代工厂里中国大陆农民工的人数吗?联想到欧洲某些国家里因为养狗、养猫太多让自己经济拮据而吵着向政府讨救济的“高福利待遇享有者”们,我真想面对整个世界大叫一声:中国人民万岁!!
从“东亚病夫”短短数十年间变身为“世界老二”,这是正确的政策和中国人民辛勤劳动的结果!言下之意,我是否在批评肯尼亚人不够勤劳,或曰“懒惰”呢?NO!刚来肯尼亚时,我在马赛族村庄里,看到许多闲坐在窝棚前等待着一天难得前来光顾一次的外国观光客的到来的年轻男人,的确为他们感到着急、惋惜过。在来肯尼亚的第二天,因为等候修车,坐在路边的我一直在观察一个孤零零坐在路边石头上望着公路发呆的马赛人的动静,正是午饭时间,他似乎没有回家吃饭的打算,但也并非仅为歇歇脚在此小憩一会,直到我们的汽车修好动身走了,他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石头上,车走得远了,披在他身上的红布告诉我,他仍然呆在那儿,没有要走的意思。见到这些情况,我想:肯尼亚国家让这么多青壮劳力白白闲着,多可惜啊!
在马赛族村庄,出于好奇,我们一行游客总不忘打听这儿一夫多妻的情况,主人也投我们所好,将其成群的子女一一唤出,让我们给他们照相。在一个马赛族的村庄里,我见到了娶了三个妻子的村长,他竟然有23个子女!另一个村庄的村长的妻子似乎更多,子女有29个!他们一起挤在我们一行中国游客面前,就像小学校里一个班级里的老师与学生。而当我向身边另一位中年男子询问他的年龄与婚姻时,他的回答让我为之黯然:因为家里“牛羊少”,35岁的他至今未婚!一边是儿女成群、扎堆,为人父者不可能具有非洲王室的财力、人力以保证他们受到良好的教育,另一边则是众多成年男女无所事事,不知所以,渴望政府的关爱而不得,这种情况较普遍地存在于大众社会,是非常不利于自己国家的发展的。

 

 

 

 

 但我打心眼里喜欢眼前的肯尼亚人。我至今难忘在马赛村庄里小学女教师睿智的目光,不知是否因为她的目光与乔丹确有相似的地方,还是我的感觉的特别,在马赛村庄前一见到她,她就成了我心目中的、我的偶像乔丹!这位毕业于内罗毕大学、肯尼亚最著名大学的知识女性本可与她的丈夫在内罗毕找到称心的工作,住进首都内罗毕里舒适的“洋房”,但她没有这样做,而甘心住在没有电灯的矮屋里、与用牛粪糊墙的马赛人为邻,做他们的流着清鼻涕的孩子们的老师。
 过去,因为皮肤都是炭一样黑,如果好几个黑人同时站在我面前,一旦分散开来,我会分不清谁是谁,但离开肯尼亚一月有余了,我至今仍牢牢记住我们的面包车司机的面容,即使让我再一次去肯尼亚,我也会在人堆里一眼认出他。这位成天面带笑容的年轻人,有体操运动员健壮的身体,肌肉发达、精力旺盛。肯尼亚的路况实在不敢恭维,坐在车内颠簸的游客们,没少叫唤,可他依然80马速度不减,一天下来十多小时的车程,最累的应该是他,但任何时候的他一直是面带微笑。与我们同一个旅行团的另一台车一路上老是抛锚,躺在车体下修车的却是“他”,为了赶时间,找块纸板垫垫都顾不上,他就钻到车下面,一干个多小时。出于对他的喜爱,车内的同伴你一句我一句地通过旅行团里懂英语的同伴打听他的情况,方才得知,他已有38岁,是四个孩子的爸爸,十七岁时,父母双亡,本来考上了内罗毕大学的他没有去就读,跟人学习做导游谋生,十年前他就有了导游证。这时,我们方才觉悟:我们车上中文不够流利的肯尼亚女导游何以遇到游客提出她无法回答问题时,每每用肯尼亚语言向“他”求教!
几天来与肯尼亚人不多的接触,让我深刻感觉到,肯尼亚人的吃苦耐劳精神丝毫不逊于我们中国人。正是出于这个认识,我对奥运赛场上一次又一次打破中长跑世界纪录的肯尼亚运动员增进了了解:他们成绩的取得绝非单凭身体优势,而是在以海拔千多米的山坡为跑道的极其艰苦的训练场地上常年坚持训练的结果。
   
     我丝毫不怀疑肯尼亚人改变自己国家命运的能力,尤其是当我一次次在公路上、在停车坪见到一辆辆宽大、舒适、车体上的“SCHOOL BAS”闪闪发亮的校车时,我对自己的判断更加充满自信。因为,这是我在自己的国家里至今还没有发现的漂亮的校车!尽管我的国家目前比肯尼亚富裕得多!

 门外身着统一校服的中学生。


     今天的有无比良好自然条件的肯尼亚政府既然有能力通过“绿带运动”(一个推动妇女就业和改善自然环境相结合的运动。由肯尼亚现任环境与自然资源部长旺加里•马塔伊发起,后者在2004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的开展让肯尼亚到处是高树与浅草,有魄力在部分地区严格实施“禁猎行动”让动物大迁徙的世界奇迹得以延续,有心意节省口袋里不多的钱给孩子们提供宽敞、舒适的校车,他们同样会有正确的“政策”出台以充分调动广大肯尼亚人的生产积极性,让肯尼亚人的聪明、才智得以发挥。我有理由相信:不要多久,“非洲第一”、“世界强国”的“帽子”就会戴在普天下勤劳、勇敢的肯尼亚人头上!
     祝愿你:不“穷”的肯尼亚!不“穷”的非洲!!
 

 

   这位毕业于内罗毕大学、肯尼亚最著名大学的知识女性本可与她的丈夫在内罗毕找到称心的工作,住进首都内罗毕里舒适的“洋房”,但她没有这样做,而甘心住在没有电灯的矮屋里、与用牛粪糊墙的马赛人为邻,做他们的流着清鼻涕的孩子们的老师。(左一为女教师)

 

车窗外的坡地里满眼尽是黄灿灿的小麦与玉米,同样地见不到在田间劳作的人,同样也是放眼望不见边际。

本文来源:http://inform.52foto.com/NewsDetail-196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人:青果 2013-1-23 13:17:44
好文!希望能有这样的机会感受异地美景风情。
评论人:洞庭渔歌 2013-1-3 1:09:11
什么时候也去感受一番呢?
评论人:hentian89 2012-9-4 22:09:36
非洲的热情有种特别的亲切感。
发表评论: